新一代管家婆100tk
栏目导航
  1. www.616190.com
  2. 鬼谷子论坛
  3. 本港台手机同步开奖直播机看开奖
  4. 新一代管家婆100tk
  5. 0422香港马会金手指
  6. 665558.com
  7. www.700711.com

新一代管家婆100tk

主页 > 新一代管家婆100tk >

华夏时报回应正邦科技“敲诈勒索”指控

发布日期:2019-07-20 16:26   来源:未知   阅读:

  6月24日华夏时报报道《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该报道刊发后,生态环境部回应称将严肃查处。7月8日、9日,正邦集团发文《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指控华夏时报“虚假报道”、“敲诈勒索”。华夏时报回应称,前文系正常新闻报道,其采访、核实、报道过程符合规定,内容属实;对正邦科技的不实指控和恶意诽谤,已启动法律程序。

  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一文(来源:正邦科技)。该网文刊发之前未与本报进行任何官方核实,严重失实,对本报进行“虚假报道”、“敲诈勒索”等不实指控,恶意诽谤,已严重侵害报社的名誉权。现郑重声明如下:一,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中央部署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本报一直关注该领域的新闻,并正常履行媒体的舆论监督职责。对于违反相关环保法律法规的事件,本报有义务也有责任进行报道;二,《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察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是本报正常新闻报道,其采访、核实、报道过程符合规定,内容属实,对于被报道对象无理删稿要求,本报有权拒绝;三,对于正邦科技所指责相关人员的行为,本报已启动调查,如有违规,将严肃处理;同时,对正邦科技的不实指控和恶意诽谤,本报已启动法律程序,将通过一切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追究责任;四,本报将继续履行好媒体职责,同时希望相关方面为中国的食品安全、碧水蓝天一起努力。特此声明华夏时报社2019年7月9日[详情]

  原标题:一次正常报道被正邦科技指控“敲诈”,发生了什么? 文/金微 一次正常的职务报道行为,因为一篇企业敲诈勒索的指控文,闹的沸沸扬扬。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最近不少同行关注到正邦科技对华夏时报的指控。作为当事人之一,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说这事。一来为了不要偏听偏信,二来也为了更好地让大家了解来龙去脉。 7月8日、7月9日,正邦科技在多个网站发表文章《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 这个事的由头是我在2019年6月24日刊发在华夏时报网上的报道《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该报道刊发后,生态环境部回应称将严肃查处。 原本以为事情早已过去,企业、监管、媒体各司其职,我也算完成了一次有回声的报道。但没想到,还有后续的风波。 我是华夏时报记者,作过农业、产业、金融等多个领域,现在主要关注证券领域,有些报道跨界几个领域。因为报道上市公司,自然会关注到今年的热点公司、大牛股“正邦科技”。 2019年5月20日,一位江西吉安的农民向我发来信息,反映正邦科技在当地污染环境、民生款项被占用等问题。起初我没有在意,但其后该农民又多次向我反映正邦科技污染、官企勾结等问题。他所在地方就是正邦科技定增的养猪项目之一。 这几年,随着中小散户的离场,正邦科技持续扩张,是规模化养殖的一个标本。6月18日,正邦科技又要扩张养猪了。其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68亿股新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9亿,用于两个生猪养殖场建设等。 证监会对正邦科技的定增计划提出了总计13个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即提到:请补充披露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因环境保护、安全生产、食品质量受到罚款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是否已经整改完毕并获得有权机关验收,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公司对下属子公司的管控能力,环保相关内控机制是否完善,是否运行有效。 证监会之所以这么提,是有原因的,2018年以来正邦科技先后曝出黑龙江肇东养殖场、江西安福养殖场污染事件,被环保部、中央环保组通报,这两件事比较轰动。但还有未广泛报道的情况,正邦科技在回应证监会意见中,像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等2018年均给正邦科技开过罚单,处罚的原因包括单位颗粒物超标排放、臭气浓度超标、利用渗坑排放水污染物、设立暗管排放污水等。 正邦科技答复证监会称,上述污染均已整改完毕,公司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环保事业部的运营活动独立于业务部门,负责制定与养殖业务活动相关的环保制度,落实并监督各分子公司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废弃物处理及其他环保事项等。 正邦科技虽然回应说污染问题都整改解决了,且有系列的环保措施等,但记者又接到关于污染的投诉,自然而然会关注此事。适逢6月,江西进入雨季,当地农民再次反映正邦科技排污问题,称经常是下雨天会排污,并向记者提供了污水排放的视频照片等。 我认为有视频有照片,基本可信,但是,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么黑臭的污水会大大方方地从正邦科技排出来吗? 因为按正邦科技官方的说法,其公司扩大规模的背景正是国家对环境越来越严格的现实。“中小养殖户因资金短缺、环保压力等因素加速退出市场,公司抓住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的历史机遇,急需资金用于启动新的生猪养殖项目。”也就是说,环境问题恰恰是正邦科技视为扩张的契机。公众有理由相信正邦科技所说,他们的环保做的好。 另外,在猪瘟肆虐的情况下,正邦科技多次声称养殖场从没有过死猪的情况,公众也有理由相信。 但是作为媒体人,我们会留有一些存疑,比如我们会关注到江西安福猪场就曝出大量死猪乱扔的现象,引起当地公愤。我还接到农民爆料,当地猪场也有大量死猪,还给我传来视频,由于死因不明,这个话题我并未作报道;但无论是死猪问题还是污染问题,都是民生问题,我对此类问题的报道属于正常工作。 当然,对于农民所反映的养殖场污染问题,并不能只凭视频照片就行,我对当地进行了实地采访,对村民反映的排污问题现场取证、拍照等。还对沂塘村农户进行采访问询等,包括他们反映排污多年,举报、上访、投诉等,没有用,包括他们还围攻过正邦科技养殖总部所在地等。 有了这些证据,我希望获得正邦科技的回应。通过正邦科技的官网我先是找到董秘处电话,董秘处又安排媒体人员与我对接。 6月11日,我正式向对接我的正邦科技媒体负责人葛名杨发去了采访函,包括涉及的吉安猪场污染等问题,希望能作个答复。从6月11日到6月24日,期间我联系正邦科技,未获得答复。 6月21日,我再次联系正邦科技,葛名杨的回复是“在走流程”;都十天了,还在走流程,这效率!?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农民的诉求、我不会介入此报道。再说,我们工作确实有截稿时间等问题。 6月24日,正邦科技的另一位叫罗开怀的人士电话联系我,邀请我到总部,未说明是要去采访。我认为我一定要明确是否对我的采访答复,如果不是采访那我还去做啥,罗开怀用微信告诉我说:“我这边向分管副总汇报一下”、“我们就是见个面,聊一聊,跟您学习学习”。 我认为,自我们提出采访申请,已经过去两周了,仍然是些套线日,我们关注沟通正邦科技的时间已经够长,我如实在文章中用了正邦科技“在走流程”等内容,履行了正常发稿流程。这个报道内容都是公开的,各大网站均有,具体见:《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 6月25日,报道刊出后,葛名扬质问我说:我昨天罗开怀邀请到公司来采访、我们都向分管副总作了汇报等。 我认为对我的指责不实,具体原因有如上对话记录为据。因为我是记者,写稿是我再正常不过的日常工作,对两周多不答复的公司,我很少见,难道我要在这个问题一直耗下去、等下去吗?! 6月26日,葛名扬约我希望就此问题当面沟通。我按葛名扬给的定位到正邦科技总部,确实挺远的,打车在南昌拐来拐去有些拥堵的路上,花了一个多小时。 葛名扬大概四五十岁吧,很客气地接待了我。就在正邦总部办公室,现场共有三人,除了葛名扬,还有另一位工作人员,拿着纸笔。既然是采访,我当然要录音的,征求了他的同意,葛准备了提纲,前面照本宣科地念了几个问题。 因为我现场提了额外的问题,与葛名扬争了起来,主要是涉及吉安养殖场的污染,葛名扬说:你不能只听老表说,老表怎么说的,那是否污染应该由环保部门检测认定等。我当时一想,那么黑脏的臭水排放,而且臭气熏天的,常识判断不起作用了,但继续撕下去也没啥意义。 除了这些事,我还向他提了关于猪周期、规模化养殖等问题,因为我也在想,规模化养殖和小散户的养殖,熟优熟劣,正邦当然说规模化养殖好,因为减少猪周期震动,减少污染等,而且猪场从没有发生猪瘟。整个采访直到晚上六点多才结束,总计录音一个小时零5分。 采访结束,我要离开,葛名扬说这么晚了,就一起吃个便饭。我婉拒,葛名扬说,菜都点好了,不要浪费了。其实开始我没有和正邦人员吃饭的念头,可能是“浪费”这两个字打动了我吧。加上葛名扬说带我看看正邦的总部,指着门口的人说这是新招进的大学生等。还说就是个便饭,就在几十米开外的正邦科技的餐厅。 饭桌上我们主要话题是正邦科技,听他说正邦科技的大发展,包括在广西新疆建分厂等,受到领导接见、被各大央媒关注报道等。 吃饭时间大概一个小时,我告辞离开。 这时,葛名扬说有同事要回红谷滩市区,要顺带送我,还在该同事的车里放了三盒土特产,这些东西,我自然是不能收的,应该还留在正邦科技人员车的后备箱,希望不要误会。 在路上,正邦科技人员在路上一直聊,从老乡、工作经历等说起,最后也说到希望解决稿子的事等,也聊了些彼此生活工作等。 6月26日到6月27日,正邦人员又多次以老乡之名,希望与我能沟通,希望摆平此事。6月27日大早上,正邦人员又来微信等说是否有沟通反馈等? 由于多次询问,我也很为难,只好向报社有关人士反映此事。可以确定的是:6月27日之后,在正邦科技发文之前,正邦人员和我再无有过任何联系,我也再无和正邦科技有任何联系。 有些意外的是,6月27日下午,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到关于正邦科技的污染问题,其主要是援引我的报道,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回应称,已关注到相关报道,生态环境部有关单位正在和地方一起研究解决问题。“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不管是多大规模的企业,只要是违反了生态环境的法律法规,一定会得到严肃查处。” 我认为:我的报道系当地农民主动投诉、记者现场采访、结合上市公司公告等写成,所有事实来源均有依据,不存在虚假报道。对涉及重大民生类话题进行报道监督,确系记者正常的职务行为,也没有违反相关的新闻采编纪律。 再后来的事,大家可能都知道了。 2019年7月9日,正邦科技官微发表了《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简称“震惊文”),各大网站转载的也基本上是来源于正邦科技。这篇名单对我点名道姓,对我构成重大名誉伤害。我这里对文章涉及我个人报道的部分作出回应。 1、震惊文称,金微承认这则“新闻”确实存在瑕疵失误。 回应:我从未说过我的报道存在瑕疵等问题,只是说过采访沟通存在问题。如果报道存在瑕疵,正邦科技应该指出来,而不是含糊其辞地说旧闻、子虚乌有等。 2、震惊文称,6月26日、27日,正邦科技相关人员与华夏时报人员进行了交涉,并从中得到了答案:华夏时报炮制“新闻”原来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合作费”。 回应:原来,6月26日正邦科技邀请我到公司采访,是个鸿门宴。当然,作为记者,我秉承最大的诚意,不远几十公里的到总部采访。整个采访时间总计一个小时零5分,有录音为证,不存在所谓敲诈勒索“合作费”之说。正邦科技有意混淆视听、张冠李戴,以移花接木的形式将事情栽赃到我身上,我表示无比愤怒。 3、震惊文称,华夏时报拿“旧闻”说事蓄意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发布这则所谓的“新闻”,意图安在? 回应:6月24日,我们按正常流程进行了报道,6月27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国新办在发布会上回应了此事,我没有料到,再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左右国家的新闻发布会,我不过履行了一个媒体人的正常监督报道而已。 4、震惊文称,这则新闻可以说完全是“旧闻”拼凑而成,所说的污染问题,要么是子虚乌有的随意假定,要么是早已完成整改并通过了环保验收的“旧闻”。 回应:关于本报报道的浬田猪场养殖污染排放的问题,有视频有照片有现场采访,是事实客观存在,不存在子虚乌有、随意假定;关于所谓的旧闻,本报作了客观引述,均来自正邦科技的公告内容,还有环保部对黑龙江肇东、江西安福等地污染事件的通报。至于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等开罚单的事情,均来自公司公告,只不过此前从未有媒体披露,本报应该是首次报道,当然是新闻。至于说正邦的污染治理,我们特意引用2018年年报内容:正邦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称,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一方面,公司组建了专业环保公司,为公司及客户提供猪场环保方案设计、环保投入筹划、环保设备采购与安装等服务,提升了公司环保处理水平;另一方面,公司积极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 5、震惊文称,近期根本没有外人进入猪场里面。那么,华夏时报刊发的这则新闻的配图是哪里来的? 回应:我的照片就是在现场拍的,除了报道刊发的两张照片,我还有十几张现场照片。至于我如何进的?因为农民已对正邦科技的污染深恶痛绝,都希望我来采访,几个农民陪着我进的现场。对农民反馈的问题,我进行了认真调查取证,现场采访。其后,农民还把我送到车站,反映其他问题,这几天还不断提供证据等。正邦科技不去想想为什么,却疑惑我有没有进到养殖场。不信的话,我再发张没有公开过的图。 6、震惊文称,华夏时报不等正邦解释说明,迫不及待抢先发稿,当天要采访又以“现在忙”为由未去等说法。 回应:关于此,我在来龙去脉有过详细交待,我们履行了正常的工作流程,系正邦科技久拖不回、态度傲慢、戏弄记者造成的。试想,一个新闻采访,如果拖了两周多时间,仍不给回复,约记者到几十公里之外的总部采访,一会还是说要请示领导一会又说是去公司聊聊,没有丝毫的诚意,如此对待新闻工作者,岂当猴子一样戏耍。记者按正常流程报道之后,却又倒打一耙诉屈说本报迫不及待的抢先发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难道世界都要围着正邦科技的领导转才行?! 综上,我所报道的新闻,是经实地采访而形成的客观报道,内容属实,且事后环保部等部门也对此做出回应,该新闻报道系媒体履行新闻监督职责的正常报道。正邦科技在报道发出之后,不是积极整改,而是反复提出要求删稿等要求,要求联系报社相关人员等,一步步下套,丝毫不提要解决当地的污染等。 农民投诉污染问题久拖不解,其声音无法被听取,无奈才找到媒体希望反馈。在当地采访时,老百姓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格外深刻:正邦科技老总林印孙作为人大代表,在我们这污染了环境,还在电视机前言之凿凿地说为百姓服务、给百姓方便。请问,你真给老百姓你方便了吗?除了留下污染,我们这还留下什么?! 正邦科技如果真正正视农民的权利,正视环保问题,还会来这么一出大戏吗? 记者只是履行正常工作,记者的工作没有什么神秘的,不怕公开,也不怕撕。 2019年7月9日 [详情]

  在小规模及散户养殖场加速退出之际,A股上市公司正邦科技走上快速扩张之路。6月18日,正邦科技(002157)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68亿股新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9亿,用于两个生猪养殖场建设及归还银行贷款。这是近年来正邦科技第三次通过定增养猪。2018年,正邦科技的生猪出栏量553万头,位列上市公司第三位。公司股价也颇为抢眼,自今年初行情启动以来,正邦科技涨幅累计超过200%。股价暴涨,但净利润却暴跌。继去年净利润下滑60%,今年一季度正邦科技再度爆出巨亏4亿,引来深交所高度关注问询。在快速扩张时,环境污染问题也成为正邦科技挥之不去的阴影。去年,环保部督导组点名批评正邦旗下子公司,最近证监会对正邦科技定增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其中首要的就是环保问题。尽管正邦科技多次表示落实环保问题,但记者了解到,正邦科技在江西的部分养殖基地,污染问题屡禁不止。去年,安福县养殖场周边村民因正邦科技随意填埋死猪推倒了猪棚,正邦科技位于吉安浬田镇的养殖场,村民同样受猪场污染的困扰,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正邦科技落到当地近十年,污染到现在已危及到我们饮用水,“他们经常排污,我们举报多年从未受理。”一到下雨就排污这几天,江西连续下大雨,位于吉安浬田镇,上游洪水淹没了不少农田。让浬田镇沂塘村村民头疼的不仅是这洪水,还有来自正邦科技的污水。“一到下雨天,正邦科技就偷排污水,这些猪场的污水顺着沟渠直接到农田里,稍微刮风就臭气熏天。”吉安浬田镇沂塘村村民张向林(化名)向记者说。正邦科技在吉安的养猪场项目,就在沂塘村的后山上,距离村庄只有几里地。正邦科技的定增公告曾提到: 重点项目10700万元江西正邦吉安分公司年存栏4800头父母代自繁自养建设项目,项目整个场区占地面积1665亩,为租用浬田镇沂塘村的山地、林地,场区分为四个养殖区。日前,《华夏时报》记者对这个养殖场进行实地探访。在经过一次车身消毒后,便可以进入到猪场内,猪场有消毒水的气味。养猪场的大门上写着“正邦科技浬田生态养殖场”,旁边有几排板房做的猪舍,巨大的抽风机轰轰作响。在养殖场内,有一个约100平米的大粪坑,上面盖着黑色的雨布,里面堆积着大量的猪粪。从猪场的粪水就排到这个大粪池里,有些臭气扑鼻。有一根白色的水泵连接到外面,旁边是电动机。张向林说,现在天晴时污水不外排,到下雨天他们就用水泵往外抽,这些污水都流到这个暗渠里。张向林指着边上的水沟,整个水沟大部分被茅草荆棘掩盖,污水将沟里的泥土早染成了黑色。2015年,这个项目被当地政府以招商引资的形式落户,村民已与之相伴多年。原本以为正邦科技能带来就业、增加收入,但几年过去了,这些与村民无关。“正邦没来之前,我们村会还有农民养猪,后来不让我们养了,但我们村没有一个村民能进到正邦工作,他们招的都是外地人。”多位村民向本报记者表示。让村民不满的主要还是正邦科技的污染物,持续数年,这些污水流到农田,渗入到地下,影响了当地村民的饮水。以前,沂塘村村民喝的都是井水,现在水质变坏了,“水有股臭味,没法喝,我们只能在家里安装净水设施。”沂塘村,十年前原本是山青水秀的村庄,现在这些养殖污染物成为危及自身健康的隐患。“我们多次向当地环保局反映正邦的污染问题,一直没有回应,没有人把我们的诉求当回事。”张向林说,自2016年起,沂塘村村民曾多次集体到正邦科技表示抗议,但是招商引资项目成为他们最大的挡箭牌。“所有问题都推到了地方政府身上,我们要求解决污染问题或者对村民补偿,正邦科技答复说给了当地80万,但这些钱我们一分都没有见到。”张向林说。在吉安这个人均收入偏低的地区,上市公司正邦科技的到来,对地方政府而言,自然有税收等方面的好处。目前,这个项目已开发到第三期,即便村民反映多年的污染问题,但环评还是直接放行通过。本报记者就正邦科技的污染问题向吉安环保局反馈,但没有获得回应。而本报记者同时向正邦科技发去采访函半个月,对方以“在走程序为由”,拒绝对污染事件作出回应。一年查出10起环保问题事实上,正邦科技江西吉安子公司的污染问题不是个案。去年5月,正邦科技在江西安福县的养猪场,村民从养猪场围墙外挖出随意填埋的死猪,引发众怒,事件引起江西省环保厅和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关注,安福县环保局通报,正邦养殖安福公司因不当掩埋病死猪210头,被处以停止生产清栏的处罚。一名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正邦科技在安福当地的污染也是长期存在,随意填埋死猪事件只是引发众怒的导火锁。目前,正邦科技的产能布局主要是在江西、广东、东北三省、湖北等地。同样是去年,因为污染问题,环保部点名正邦科技并处罚其子公司。去年7月8日,生态环境部在官网挂出了一篇《黑龙江省畜禽养殖污染监管无力 龙头企业环境违法违规严重》的文章称,督察组对江西正邦集团(控股股东)在肇东市建设的两家年产10万头的生猪养殖场进行了检查。现场检查发现:大量猪粪在场地内随意堆存,周边沟渠臭气熏天,蝇虫成群。两家养殖场污水处理设施均处于停运状态,高浓度废水通过管道直接输送到污水暂存池内,但9个暂存池有5个防渗膜已多处破损,废水渗入地下。长期以来,企业污染防治措施名存实亡。仅2018年正邦科技因为污染问题被罚十多次,开出罚单的有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肇东环保局等。处罚的原因包括单位颗粒物超标排放、臭气浓度超标、利用渗坑排放水污染物、设立暗管排放污水等,其中罚款最高为240万。正邦科技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因环保问题累计处罚金额为588万元。环保成本上升事实上,环保是正邦科技视为扩张的契机。《“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通知》等政策法规,各省市加大了对畜禽养殖污染的整顿工作,划定禁养区限养区,要求在2017年底前,各省市地区禁养区搬迁关闭工作基本完成,小规模及散户养殖场退出速度加快,而有经济实力的龙头企业逆势扩张,产能不断增长,使得生猪养殖产业集中度呈加剧提升趋势。正邦科技多次提到,中小养殖户因资金短缺、环保压力等因素加速退出市场,公司抓住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的历史机遇,急需资金用于启动新的生猪养殖项目。目前,正邦科技的公司生猪养殖业务的主要经营模式有三种:繁殖场模式、自繁自养模式和“公司+农户”、“公司+农场主”合作模式。对于污染问题,正邦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称,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一方面,公司组建了专业环保公司,为公司及客户提供猪场环保方案设计、环保投入筹划、环保设备采购与安装等服务,提升了公司环保处理水平;另一方面,公司积极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但污染频发、环保成摆设的问题依然存在。证监会也不放心,在非公开发行意见上追问“正邦科技对下属子公司的管控能力,环保相关内控机制是否完善,是否运行有效等”。对此,正邦科技答复称:公司养殖业务板块下设环保事业部。该事业部的运营活动独立于业务部门,负责制定与养殖业务活动相关的环保制度,落实并监督各分子公司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废弃物处理及其他环保事项。“各环保站站长每周向分公司环保经理汇报接收废水量、废水还田量、接废水量预警以及其他异常信息预警,制定并落实每日工作计划等。”随着我国环保政策收紧,正邦科技会面临着国内越来越趋紧的环保政策。以江西为例,今年江西启动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出台了《鄱阳湖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其中,生猪养殖污染问题是重点整治对象。有江西业内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正邦科技在江西各地有布局,环境污染问题一直存在,由于其纳税大户的地位,有些地方会开绿灯,存在地方保护因素,现在江西要求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对环境污染问题更加重视,环保会更加严苛,也会更多处罚,这样无形中都会增加正邦科技的成本。对于环境污染整改及环保等问题,本报记者发采访函给正邦科技,但对方一直未予回复。责任编辑:史博超 主编:蒋宏晨[详情]

  正邦科技称,6月24日,华夏时报网发表《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的文章,指出正邦科技安福猪场、里田猪场存在环保问题。对此,正邦科技说明如下:关于正邦科技安福猪场、浬田猪场环保问题,江西省生态环境厅已开始对该养殖场的环保进行专项检查,目前尚未得出结论性意见,公司将及时披露相关检查情况。公司不存在因污染问题被环保督察组点名批评10多次的情况。关于华夏时报记者是否涉嫌敲诈勒索的问题,相关主管部门已经介入调查。[详情]

  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一文(来源:正邦科技)。该网文刊发之前未与本报进行任何官方核实,严重失实,对本报进行“虚假报道”、“敲诈勒索”等不实指控,恶意诽谤,已严重侵害报社的名誉权。现郑重声明如下:一,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中央部署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本报一直关注该领域的新闻,并正常履行媒体的舆论监督职责。对于违反相关环保法律法规的事件,本报有义务也有责任进行报道;二,《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察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是本报正常新闻报道,其采访、核实、报道过程符合规定,内容属实,对于被报道对象无理删稿要求,本报有权拒绝;三,对于正邦科技所指责相关人员的行为,本报已启动调查,如有违规,将严肃处理;同时,对正邦科技的不实指控和恶意诽谤,本报已启动法律程序,将通过一切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追究责任;四,本报将继续履行好媒体职责,同时希望相关方面为中国的食品安全、碧水蓝天一起努力。特此声明华夏时报社2019年7月9日[详情]

  原标题:一次正常报道被正邦科技指控“敲诈”,发生了什么? 文/金微 一次正常的职务报道行为,因为一篇企业敲诈勒索的指控文,闹的沸沸扬扬。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最近不少同行关注到正邦科技对华夏时报的指控。作为当事人之一,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说这事。一来为了不要偏听偏信,二来也为了更好地让大家了解来龙去脉。 7月8日、7月9日,正邦科技在多个网站发表文章《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 这个事的由头是我在2019年6月24日刊发在华夏时报网上的报道《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该报道刊发后,生态环境部回应称将严肃查处。 原本以为事情早已过去,企业、监管、媒体各司其职,我也算完成了一次有回声的报道。但没想到,还有后续的风波。 我是华夏时报记者,作过农业、产业、金融等多个领域,现在主要关注证券领域,有些报道跨界几个领域。因为报道上市公司,自然会关注到今年的热点公司、大牛股“正邦科技”。 2019年5月20日,一位江西吉安的农民向我发来信息,反映正邦科技在当地污染环境、民生款项被占用等问题。起初我没有在意,但其后该农民又多次向我反映正邦科技污染、官企勾结等问题。他所在地方就是正邦科技定增的养猪项目之一。 这几年,随着中小散户的离场,正邦科技持续扩张,是规模化养殖的一个标本。6月18日,正邦科技又要扩张养猪了。其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68亿股新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9亿,用于两个生猪养殖场建设等。 证监会对正邦科技的定增计划提出了总计13个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即提到:请补充披露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因环境保护、安全生产、食品质量受到罚款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是否已经整改完毕并获得有权机关验收,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公司对下属子公司的管控能力,环保相关内控机制是否完善,是否运行有效。 证监会之所以这么提,是有原因的,2018年以来正邦科技先后曝出黑龙江肇东养殖场、江西安福养殖场污染事件,被环保部、中央环保组通报,这两件事比较轰动。但还有未广泛报道的情况,正邦科技在回应证监会意见中,像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等2018年均给正邦科技开过罚单,处罚的原因包括单位颗粒物超标排放、臭气浓度超标、利用渗坑排放水污染物、设立暗管排放污水等。 正邦科技答复证监会称,上述污染均已整改完毕,公司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环保事业部的运营活动独立于业务部门,负责制定与养殖业务活动相关的环保制度,落实并监督各分子公司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废弃物处理及其他环保事项等。 正邦科技虽然回应说污染问题都整改解决了,且有系列的环保措施等,但记者又接到关于污染的投诉,自然而然会关注此事。适逢6月,江西进入雨季,当地农民再次反映正邦科技排污问题,称经常是下雨天会排污,并向记者提供了污水排放的视频照片等。 我认为有视频有照片,基本可信,但是,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么黑臭的污水会大大方方地从正邦科技排出来吗? 因为按正邦科技官方的说法,其公司扩大规模的背景正是国家对环境越来越严格的现实。“中小养殖户因资金短缺、环保压力等因素加速退出市场,公司抓住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的历史机遇,急需资金用于启动新的生猪养殖项目。”也就是说,环境问题恰恰是正邦科技视为扩张的契机。公众有理由相信正邦科技所说,他们的环保做的好。 另外,在猪瘟肆虐的情况下,正邦科技多次声称养殖场从没有过死猪的情况,公众也有理由相信。 但是作为媒体人,我们会留有一些存疑,比如我们会关注到江西安福猪场就曝出大量死猪乱扔的现象,引起当地公愤。我还接到农民爆料,当地猪场也有大量死猪,还给我传来视频,由于死因不明,这个话题我并未作报道;但无论是死猪问题还是污染问题,都是民生问题,我对此类问题的报道属于正常工作。 当然,对于农民所反映的养殖场污染问题,并不能只凭视频照片就行,我对当地进行了实地采访,对村民反映的排污问题现场取证、拍照等。还对沂塘村农户进行采访问询等,包括他们反映排污多年,举报、上访、投诉等,没有用,包括他们还围攻过正邦科技养殖总部所在地等。 有了这些证据,我希望获得正邦科技的回应。通过正邦科技的官网我先是找到董秘处电话,董秘处又安排媒体人员与我对接。 6月11日,我正式向对接我的正邦科技媒体负责人葛名杨发去了采访函,包括涉及的吉安猪场污染等问题,希望能作个答复。从6月11日到6月24日,期间我联系正邦科技,未获得答复。 6月21日,我再次联系正邦科技,葛名杨的回复是“在走流程”;都十天了,还在走流程,这效率!?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农民的诉求、我不会介入此报道。再说,我们工作确实有截稿时间等问题。 6月24日,正邦科技的另一位叫罗开怀的人士电话联系我,邀请我到总部,未说明是要去采访。我认为我一定要明确是否对我的采访答复,如果不是采访那我还去做啥,罗开怀用微信告诉我说:“我这边向分管副总汇报一下”、“我们就是见个面,聊一聊,跟您学习学习”。 我认为,自我们提出采访申请,已经过去两周了,仍然是些套线日,我们关注沟通正邦科技的时间已经够长,我如实在文章中用了正邦科技“在走流程”等内容,履行了正常发稿流程。这个报道内容都是公开的,各大网站均有,具体见:《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 6月25日,报道刊出后,葛名扬质问我说:我昨天罗开怀邀请到公司来采访、我们都向分管副总作了汇报等。 我认为对我的指责不实,具体原因有如上对话记录为据。因为我是记者,写稿是我再正常不过的日常工作,对两周多不答复的公司,我很少见,难道我要在这个问题一直耗下去、等下去吗?! 6月26日,葛名扬约我希望就此问题当面沟通。我按葛名扬给的定位到正邦科技总部,确实挺远的,打车在南昌拐来拐去有些拥堵的路上,花了一个多小时。 葛名扬大概四五十岁吧,很客气地接待了我。就在正邦总部办公室,现场共有三人,除了葛名扬,还有另一位工作人员,拿着纸笔。既然是采访,我当然要录音的,征求了他的同意,葛准备了提纲,前面照本宣科地念了几个问题。 因为我现场提了额外的问题,与葛名扬争了起来,主要是涉及吉安养殖场的污染,葛名扬说:你不能只听老表说,老表怎么说的,那是否污染应该由环保部门检测认定等。我当时一想,那么黑脏的臭水排放,而且臭气熏天的,常识判断不起作用了,但继续撕下去也没啥意义。 除了这些事,我还向他提了关于猪周期、规模化养殖等问题,因为我也在想,规模化养殖和小散户的养殖,熟优熟劣,正邦当然说规模化养殖好,因为减少猪周期震动,减少污染等,而且猪场从没有发生猪瘟。整个采访直到晚上六点多才结束,总计录音一个小时零5分。 采访结束,我要离开,葛名扬说这么晚了,就一起吃个便饭。我婉拒,葛名扬说,菜都点好了,不要浪费了。其实开始我没有和正邦人员吃饭的念头,可能是“浪费”这两个字打动了我吧。加上葛名扬说带我看看正邦的总部,指着门口的人说这是新招进的大学生等。还说就是个便饭,就在几十米开外的正邦科技的餐厅。 饭桌上我们主要话题是正邦科技,听他说正邦科技的大发展,包括在广西新疆建分厂等,受到领导接见、被各大央媒关注报道等。 吃饭时间大概一个小时,我告辞离开。 这时,葛名扬说有同事要回红谷滩市区,要顺带送我,还在该同事的车里放了三盒土特产,这些东西,我自然是不能收的,应该还留在正邦科技人员车的后备箱,希望不要误会。 在路上,正邦科技人员在路上一直聊,从老乡、工作经历等说起,最后也说到希望解决稿子的事等,也聊了些彼此生活工作等。 6月26日到6月27日,正邦人员又多次以老乡之名,希望与我能沟通,希望摆平此事。6月27日大早上,正邦人员又来微信等说是否有沟通反馈等? 由于多次询问,我也很为难,只好向报社有关人士反映此事。可以确定的是:6月27日之后,在正邦科技发文之前,正邦人员和我再无有过任何联系,我也再无和正邦科技有任何联系。 有些意外的是,6月27日下午,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到关于正邦科技的污染问题,其主要是援引我的报道,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回应称,已关注到相关报道,生态环境部有关单位正在和地方一起研究解决问题。“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不管是多大规模的企业,只要是违反了生态环境的法律法规,一定会得到严肃查处。” 我认为:我的报道系当地农民主动投诉、记者现场采访、结合上市公司公告等写成,所有事实来源均有依据,不存在虚假报道。对涉及重大民生类话题进行报道监督,确系记者正常的职务行为,也没有违反相关的新闻采编纪律。 再后来的事,大家可能都知道了。 2019年7月9日,正邦科技官微发表了《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简称“震惊文”),各大网站转载的也基本上是来源于正邦科技。这篇名单对我点名道姓,对我构成重大名誉伤害。我这里对文章涉及我个人报道的部分作出回应。 1、震惊文称,金微承认这则“新闻”确实存在瑕疵失误。 回应:我从未说过我的报道存在瑕疵等问题,只是说过采访沟通存在问题。如果报道存在瑕疵,正邦科技应该指出来,而不是含糊其辞地说旧闻、子虚乌有等。 2、震惊文称,6月26日、27日,正邦科技相关人员与华夏时报人员进行了交涉,并从中得到了答案:华夏时报炮制“新闻”原来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合作费”。 回应:原来,6月26日正邦科技邀请我到公司采访,是个鸿门宴。当然,作为记者,我秉承最大的诚意,不远几十公里的到总部采访。整个采访时间总计一个小时零5分,有录音为证,不存在所谓敲诈勒索“合作费”之说。正邦科技有意混淆视听、张冠李戴,以移花接木的形式将事情栽赃到我身上,我表示无比愤怒。 3、震惊文称,华夏时报拿“旧闻”说事蓄意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发布这则所谓的“新闻”,意图安在? 回应:6月24日,我们按正常流程进行了报道,6月27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国新办在发布会上回应了此事,我没有料到,再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左右国家的新闻发布会,我不过履行了一个媒体人的正常监督报道而已。 4、震惊文称,这则新闻可以说完全是“旧闻”拼凑而成,所说的污染问题,要么是子虚乌有的随意假定,要么是早已完成整改并通过了环保验收的“旧闻”。 回应:关于本报报道的浬田猪场养殖污染排放的问题,有视频有照片有现场采访,是事实客观存在,不存在子虚乌有、随意假定;关于所谓的旧闻,本报作了客观引述,均来自正邦科技的公告内容,还有环保部对黑龙江肇东、江西安福等地污染事件的通报。至于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等开罚单的事情,均来自公司公告,只不过此前从未有媒体披露,本报应该是首次报道,当然是新闻。至于说正邦的污染治理,我们特意引用2018年年报内容:正邦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称,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一方面,公司组建了专业环保公司,为公司及客户提供猪场环保方案设计、环保投入筹划、环保设备采购与安装等服务,提升了公司环保处理水平;另一方面,公司积极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 5、震惊文称,近期根本没有外人进入猪场里面。那么,华夏时报刊发的这则新闻的配图是哪里来的? 回应:我的照片就是在现场拍的,除了报道刊发的两张照片,我还有十几张现场照片。至于我如何进的?因为农民已对正邦科技的污染深恶痛绝,都希望我来采访,几个农民陪着我进的现场。对农民反馈的问题,我进行了认真调查取证,现场采访。其后,农民还把我送到车站,反映其他问题,这几天还不断提供证据等。正邦科技不去想想为什么,却疑惑我有没有进到养殖场。不信的话,我再发张没有公开过的图。 6、震惊文称,华夏时报不等正邦解释说明,迫不及待抢先发稿,当天要采访又以“现在忙”为由未去等说法。 回应:关于此,我在来龙去脉有过详细交待,我们履行了正常的工作流程,系正邦科技久拖不回、态度傲慢、戏弄记者造成的。试想,一个新闻采访,如果拖了两周多时间,仍不给回复,约记者到几十公里之外的总部采访,一会还是说要请示领导一会又说是去公司聊聊,没有丝毫的诚意,如此对待新闻工作者,岂当猴子一样戏耍。记者按正常流程报道之后,却又倒打一耙诉屈说本报迫不及待的抢先发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难道世界都要围着正邦科技的领导转才行?! 综上,我所报道的新闻,是经实地采访而形成的客观报道,内容属实,且事后环保部等部门也对此做出回应,该新闻报道系媒体履行新闻监督职责的正常报道。正邦科技在报道发出之后,不是积极整改,而是反复提出要求删稿等要求,要求联系报社相关人员等,一步步下套,丝毫不提要解决当地的污染等。 农民投诉污染问题久拖不解,其声音无法被听取,无奈才找到媒体希望反馈。在当地采访时,老百姓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格外深刻:正邦科技老总林印孙作为人大代表,在我们这污染了环境,还在电视机前言之凿凿地说为百姓服务、给百姓方便。请问,你真给老百姓你方便了吗?除了留下污染,我们这还留下什么?! 正邦科技如果真正正视农民的权利,正视环保问题,还会来这么一出大戏吗? 记者只是履行正常工作,记者的工作没有什么神秘的,不怕公开,也不怕撕。 2019年7月9日 [详情]

  在小规模及散户养殖场加速退出之际,A股上市公司正邦科技走上快速扩张之路。6月18日,正邦科技(002157)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68亿股新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9亿,用于两个生猪养殖场建设及归还银行贷款。这是近年来正邦科技第三次通过定增养猪。2018年,正邦科技的生猪出栏量553万头,位列上市公司第三位。公司股价也颇为抢眼,自今年初行情启动以来,正邦科技涨幅累计超过200%。股价暴涨,但净利润却暴跌。继去年净利润下滑60%,今年一季度正邦科技再度爆出巨亏4亿,引来深交所高度关注问询。在快速扩张时,环境污染问题也成为正邦科技挥之不去的阴影。去年,环保部督导组点名批评正邦旗下子公司,最近证监会对正邦科技定增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其中首要的就是环保问题。尽管正邦科技多次表示落实环保问题,但记者了解到,正邦科技在江西的部分养殖基地,污染问题屡禁不止。去年,安福县养殖场周边村民因正邦科技随意填埋死猪推倒了猪棚,正邦科技位于吉安浬田镇的养殖场,村民同样受猪场污染的困扰,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正邦科技落到当地近十年,污染到现在已危及到我们饮用水,“他们经常排污,我们举报多年从未受理。”一到下雨就排污这几天,江西连续下大雨,位于吉安浬田镇,上游洪水淹没了不少农田。让浬田镇沂塘村村民头疼的不仅是这洪水,还有来自正邦科技的污水。“一到下雨天,正邦科技就偷排污水,这些猪场的污水顺着沟渠直接到农田里,稍微刮风就臭气熏天。”吉安浬田镇沂塘村村民张向林(化名)向记者说。正邦科技在吉安的养猪场项目,就在沂塘村的后山上,距离村庄只有几里地。正邦科技的定增公告曾提到: 重点项目10700万元江西正邦吉安分公司年存栏4800头父母代自繁自养建设项目,项目整个场区占地面积1665亩,为租用浬田镇沂塘村的山地、林地,场区分为四个养殖区。日前,《华夏时报》记者对这个养殖场进行实地探访。在经过一次车身消毒后,便可以进入到猪场内,猪场有消毒水的气味。养猪场的大门上写着“正邦科技浬田生态养殖场”,旁边有几排板房做的猪舍,巨大的抽风机轰轰作响。在养殖场内,有一个约100平米的大粪坑,上面盖着黑色的雨布,里面堆积着大量的猪粪。从猪场的粪水就排到这个大粪池里,有些臭气扑鼻。有一根白色的水泵连接到外面,旁边是电动机。张向林说,现在天晴时污水不外排,到下雨天他们就用水泵往外抽,这些污水都流到这个暗渠里。张向林指着边上的水沟,整个水沟大部分被茅草荆棘掩盖,污水将沟里的泥土早染成了黑色。2015年,这个项目被当地政府以招商引资的形式落户,村民已与之相伴多年。原本以为正邦科技能带来就业、增加收入,但几年过去了,这些与村民无关。“正邦没来之前,我们村会还有农民养猪,后来不让我们养了,但我们村没有一个村民能进到正邦工作,他们招的都是外地人。”多位村民向本报记者表示。让村民不满的主要还是正邦科技的污染物,持续数年,这些污水流到农田,渗入到地下,影响了当地村民的饮水。以前,沂塘村村民喝的都是井水,现在水质变坏了,“水有股臭味,没法喝,我们只能在家里安装净水设施。”沂塘村,十年前原本是山青水秀的村庄,现在这些养殖污染物成为危及自身健康的隐患。“我们多次向当地环保局反映正邦的污染问题,一直没有回应,没有人把我们的诉求当回事。”张向林说,自2016年起,沂塘村村民曾多次集体到正邦科技表示抗议,但是招商引资项目成为他们最大的挡箭牌。“所有问题都推到了地方政府身上,我们要求解决污染问题或者对村民补偿,正邦科技答复说给了当地80万,但这些钱我们一分都没有见到。”张向林说。在吉安这个人均收入偏低的地区,上市公司正邦科技的到来,对地方政府而言,自然有税收等方面的好处。目前,这个项目已开发到第三期,即便村民反映多年的污染问题,但环评还是直接放行通过。本报记者就正邦科技的污染问题向吉安环保局反馈,但没有获得回应。而本报记者同时向正邦科技发去采访函半个月,对方以“在走程序为由”,拒绝对污染事件作出回应。一年查出10起环保问题事实上,正邦科技江西吉安子公司的污染问题不是个案。去年5月,正邦科技在江西安福县的养猪场,村民从养猪场围墙外挖出随意填埋的死猪,引发众怒,事件引起江西省环保厅和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关注,安福县环保局通报,正邦养殖安福公司因不当掩埋病死猪210头,被处以停止生产清栏的处罚。一名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正邦科技在安福当地的污染也是长期存在,随意填埋死猪事件只是引发众怒的导火锁。目前,正邦科技的产能布局主要是在江西、广东、东北三省、湖北等地。同样是去年,因为污染问题,环保部点名正邦科技并处罚其子公司。去年7月8日,生态环境部在官网挂出了一篇《黑龙江省畜禽养殖污染监管无力 龙头企业环境违法违规严重》的文章称,督察组对江西正邦集团(控股股东)在肇东市建设的两家年产10万头的生猪养殖场进行了检查。现场检查发现:大量猪粪在场地内随意堆存,周边沟渠臭气熏天,蝇虫成群。两家养殖场污水处理设施均处于停运状态,高浓度废水通过管道直接输送到污水暂存池内,但9个暂存池有5个防渗膜已多处破损,废水渗入地下。长期以来,企业污染防治措施名存实亡。仅2018年正邦科技因为污染问题被罚十多次,开出罚单的有红安环保局、江西新干环保局、扶余环保局、崇仁环保局、肇东环保局等。处罚的原因包括单位颗粒物超标排放、臭气浓度超标、利用渗坑排放水污染物、设立暗管排放污水等,其中罚款最高为240万。正邦科技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因环保问题累计处罚金额为588万元。环保成本上升事实上,环保是正邦科技视为扩张的契机。《“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通知》等政策法规,各省市加大了对畜禽养殖污染的整顿工作,划定禁养区限养区,要求在2017年底前,各省市地区禁养区搬迁关闭工作基本完成,小规模及散户养殖场退出速度加快,而有经济实力的龙头企业逆势扩张,产能不断增长,使得生猪养殖产业集中度呈加剧提升趋势。正邦科技多次提到,中小养殖户因资金短缺、环保压力等因素加速退出市场,公司抓住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的历史机遇,急需资金用于启动新的生猪养殖项目。目前,正邦科技的公司生猪养殖业务的主要经营模式有三种:繁殖场模式、自繁自养模式和“公司+农户”、“公司+农场主”合作模式。对于污染问题,正邦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称,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一方面,公司组建了专业环保公司,为公司及客户提供猪场环保方案设计、环保投入筹划、环保设备采购与安装等服务,提升了公司环保处理水平;另一方面,公司积极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但污染频发、环保成摆设的问题依然存在。证监会也不放心,在非公开发行意见上追问“正邦科技对下属子公司的管控能力,环保相关内控机制是否完善,是否运行有效等”。对此,正邦科技答复称:公司养殖业务板块下设环保事业部。该事业部的运营活动独立于业务部门,负责制定与养殖业务活动相关的环保制度,落实并监督各分子公司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废弃物处理及其他环保事项。“各环保站站长每周向分公司环保经理汇报接收废水量、废水还田量、接废水量预警以及其他异常信息预警,制定并落实每日工作计划等。”随着我国环保政策收紧,正邦科技会面临着国内越来越趋紧的环保政策。以江西为例,今年江西启动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出台了《鄱阳湖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其中,生猪养殖污染问题是重点整治对象。有江西业内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正邦科技在江西各地有布局,环境污染问题一直存在,由于其纳税大户的地位,有些地方会开绿灯,存在地方保护因素,现在江西要求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对环境污染问题更加重视,环保会更加严苛,也会更多处罚,这样无形中都会增加正邦科技的成本。对于环境污染整改及环保等问题,本报记者发采访函给正邦科技,但对方一直未予回复。责任编辑:史博超 主编:蒋宏晨[详情]